专访刘洋:我是一名职业服装设计师

2014-12-11 13:07:57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各大媒体们是这样介绍他的:1987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,获全国艺术院校52名品学兼优大学生之一。在毕业后的10多年里,他进入了创作的颠峰时期:创立“明星高级服装设计事务所”、“刘洋时装公司”……他荣获了第一届“中国十佳服装设计师”第一名的桂冠和被服装界誉为“奥斯卡”的“金顶奖”。1990年第一个将性感服饰大胆地展现在中国T型台,引起海内外的轰动。1993年,他为东亚运动会闭幕式设计的百套前卫服装获得国内外好评。他是中国服装设计师的领军人物。他身兼数职,美国美中时装协会常务理事,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副主席,广东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席,广州市第九、第十届青联委员,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纺织服装业商会专家委员会专家,亚洲时尚联合会执行理事,服装行业高级顾问、硕士导师、设计总监……然而他更喜欢被这样称呼:服装设计师刘洋。

  昨天 曾经沧海不坠凌云志努力耕耘颇有收获

  儿时就表现出对服装的喜爱和天赋;84年考入广州美院主修服装设计专业;之后进入10多年的创作巅峰时期,无论是1990年在广州成功举办个人首场发布会“刘洋的服装世界”,第一个将大胆、性感的服装展现在中国大陆服装舞台上;为东亚运动会闭幕式设计百套前卫服装获得好评;1994年举办中国有史以来首台大型男装发布会,开辟了中国男装表演的新纪元……还是接下来荣获的“中国十佳服装设计师”桂冠和服装界“奥斯卡”金顶奖,他都在中国服装行业里奠定了无可比拟的地位。然而,在事业的高峰期,他毅然放弃了很多诱惑去美国深造。EFU记者: 2000年以前,您的很多经典历程都被大家所熟知,还是想问您这个被问过很多次的问题: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在事业高峰选择去美国深造?在很多人看来就应该是乘胜而追,好好把握这个非常难得的机会?

  刘洋:是的,其实这是一个很老的问题,时常会被媒体和朋友们问起。按逻辑来讲,98年是我事业的丰收年,应该抓住机会,名利双收,确实机会非常多!很多企业似乎感受到了你的商业价值,纷纷向你抛出橄榄枝,不惜重金。在那种氛围下真的很容易迷失自己。没有哪个设计师不想功成名就的,但是我认为重在清醒的认识自己,理智选择。那个时代人们崇拜你,称你为大师,但你自己要清醒,真正成为大师路还很远。所以我毅然放弃了名利和杯光交错的生活,选择了出国学习和普通安静的生活。因为我心里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成为一个优秀的职业化的国际服装设计师。一个大师的成长是需要很多年的沉淀,我们应该不怕付出金钱和时间,更不怕寂寞。

  在那个年代,鲜花、掌声、赞美、崇拜我都拥有过了,应该说我是幸运的。很多设计师也很有才华,并艰辛的工作,并没有梦想成真,我心存感恩,我希望有一天,我有自己的学术著作,我能够带好一批学生,能够做好传承,为中国年轻的设计师留下一些正能量的东西。

  EFU记者:学生时代往往是最美好的,能聊聊您的母校广州美院吗?包括您求学时的一些印象深刻的事情?

  刘洋:念书的时候确实很多事情令我印象深刻,记得考大学的时候,曾跋山涉水背着自己的破画夹,掂着点心和酒进京拜师,老师看了两张作品就让我回去把画画作为业余爱好,当时对我打击很大。那时正值北京的沙尘暴,为了省一毛钱的公交车费,一个人揉着进了砂子的眼睛,徒步了几十里,在孤独的路灯下茫然,真是不知道路在何方……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什么叫沧海一粟。

  大学也有许多趣事,我的服装和发型是学校的第一谈资。每当学校开学,第一个谈论的就是刘洋留了什么发型?穿了什么服装?涂了什么香水?甚至男同学在宿舍楼上齐声大喊“崇洋媚外”,我真是无语,甚至感到他们可笑!可是恩师也严肃的批评我“太前卫,太新潮”,我嘴里嘟囔,心里不服:“做设计就要有前卫的审美意识和天赋,总有一天会证明我的行为是对的。”事实上当我今天被聘为母校教授的时候,我终于感受到了多年来母校的肯定和赞誉。这里我特别想提到两位对我影响深远的老师:一位是中国著名的学者王受之教授,他第一个把《西方二十世纪服装史》介绍给了中国设计界。西方服装史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使我打开了西方服装美学设计的大门,的确王受之教授的课让我顿开茅塞。我特别努力,别人做一件作品,我要做十件,以至于买纸买布就没有钱吃饭了,当同学们告诉王受之教授,他很心疼地给了我二十块钱让我买饭菜票,并叮嘱我注意身体,我特别感动,记忆至今。再一个就是教中国美术史的陈少丰教授,中国古代灿烂文化的博大精深同样让我痴迷,让我看到了中国设计美学的沉淀,令我开始在设计上有所思考。他在生活上同样给予了我很多的资助。这两位恩师,在我的大学里可以说是很关键的启蒙老师,他们让我在服装设计上插上了理想的翅膀,我心存感恩。

  EFU记者:在中国家庭里,很多父母都会为子女将来的发展铺路或者去安排子女的未来,您最初的设计师梦想也遇到过这样幸福的烦恼吗?

  刘洋:有的,我母亲支持,父亲反对。父亲一直希望我成为一个大画家,光宗耀祖,毕竟我的爷爷是画家,传承是中国家庭教育的基本,何况那个时候人们对服装设计根本没有概念,裁缝是对这个行业的统一称谓。所以当我考上广美第一届服装设计专业,他就觉得男孩子做女儿活没出息,因此,我和父亲几乎有半年多都没有通信。直到后来我成功了,他才扭转了这个看法,觉得我选择做服装设计师比做画家更有意义,非常认可我,也为我自豪。

  EFU记者:我查阅过您以往接受过的媒体专访,您曾经说过在众多的社会头衔和名誉身份面前,您最希望的还是被介绍成服装设计师,可以理解成这个称呼对您来说是最特别的吗?

  刘洋:对,在那个时代我接触到一些香港或者国外的朋友,了解到在国外服装设计师是一个令人向往的职业,在国际上有相当高的地位。所以我当时有一个梦想,我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服装设计师不是裁缝,是明星,是一个让众人羡慕的职业。这就是为什么我出道以来一直以各种前卫的形象,用明星范儿出现在人们的面前,这也就更加坚定了我要改变中国人以往对服装设计师的看法。所以“服装设计师”这个名称对我来讲很特别,且有意义。在一定程度上,我也承认媒体所说的那样,“因为刘洋的出现影响了一代年轻的中国服装设计师,填补了明星与裁缝的空白。”

  严格的说,我更喜欢大家称呼我为服装设计师。我一直认为一个时代出不了几个真正的大师,很多都是媒体和舆论赋予的。我现在常用一种不卑不亢的心态去看大师的作品,去看他好得一面,分析不足的一面,而不是用奴隶的心态去顶礼膜拜。我一直教导我的学生,别盲目的崇拜大师,应认真赏析其精华与糟粕,去伪存真。

  EFU记者:您也曾说过“当你用生命创作时,作品才会有灵魂”,这句话是您对待设计的一种态度吗?您又是如何诠释这句话呢?

  刘洋:如果你用付出生命的态度去创作你的作品,这个作品能感动你,也能感动别人。有人觉得用“生命”承载这个词是不是太重了,只是做个服装创作嘛,但确切的说,这就是我在整个职业生涯中的体会。你不用这种态度去做,一定不会成功。曾经我在做著名童装品牌“兔仔唛”大型发布会的日子里,突然得了重病,需要手术四小时,因喉咙手术第二天我疼痛难忍,不能讲话,时间紧迫,我只能用手势和助理们交流修订服装打版的细节……一做就是一上午,医生都很惊讶,难道不要命了?“态度决定成功”,我很认同!这也是我对职业的态度。新生代的服装设计师是否要矫正一下工作的态度?

  EFU记者:您出过中国第一本男性写真集《刘洋印象》,做过编剧,主演过电视剧,拍过音乐MTV,还从事过家居及室内设计……做过很多跨界的事情,这些对于您设计师这个职业有何益处?

  刘洋:我一直认为:艺术不跨界将会死亡。所以从出道开始,我一直尝试着跨界。我认为一个服装设计师应该是一个商业艺术家,他的灵感应该来自于生活中,一个设计师不能单单只靠一把剪刀、一把尺子、一张纸、一支笔就可以完成你的设计使命,你必须要对文学、艺术、绘画、音乐、电影、化妆、人体工学、哲学甚至政治经济学都有所涉猎,作为你的修养。设计本身就是哲学。

  EFU记者:如果用一句话,您会怎么评价自己的昨天?

  刘洋:我没有蹉跎岁月。

  今天 智者 导师 榜样

  九十年代的刘洋是用前卫的形象、大胆的作品惊叹了中国,他是“影响中国服装业的50人”之一。一个人的成就有多大,承担的社会责任就有多大。从2007年开始,刘洋开始出现在各大时装赛事的评委席上,正如他所说,有了一定的社会职务后,自己觉得有责任去做一些事情,这些年来也一直致力于推动设计师力量的进步和成熟,作为广东服装设计师协会的主席,积极构建本土设计师与企业对接的平台,让更多的设计师毕业后能快速融到行业中,促进设计师之间的沟通。千里马需要好伯乐,他用自己丰富的阅历和对行业的使命感,一遍遍诠释着什么才是真正的职业素养,榜样的力量。EFU记者:2014年已经过半,您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放在哪里?很多人都希望能再次看到您的作品出现在T台上,冒昧问一下有这个时间点吗?

  刘洋:现在的工作重点主要在两方面,一是写书,关于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在现代服装上的对话,重心放在研究和传承的工作上。时间条件允许的话,可能会在国内或者国外策划一场有质量的作品展示。我深知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,带着这种责任心,我不喜欢不成熟的作秀,做一场就必须有我传达的设计理念,就必须给新生代的设计师或者给这个行业做个榜样,至少不是一个负能量的东西,不为秀而秀,不求利而秀。我想探索有文化根基和灵魂的作品,通过图案、面料、色彩、设计、造型之间的对话,将中西方文化有机地结合起来,努力去掉过于符号化的中国设计风格,去表现一个当代中国设计师对服装文化的理解和诠释。二是我的公司为服装企业品牌从服装的色彩、廓形、流行趋势、企业品牌文

老年人黄片